当前位置:

首页 华北制药 华药故事

我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

发布时间:2020-6-15 18:05:26文章来源:本网整理

image001.jpg

我们来看这样一幅照片,照片上的老人们跟我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我们都是80后。是的,这些老人中,最年轻的81岁,最年长的88岁,他们也曾和我们有个共同的名字——华药人。

故事发生在上世纪60年代。1964年,中共中央和毛泽东主席作出的一项重大战略决策:支援三线建设,这是改变我国生产力布局的一次战略大调整,建设的重点就在西南、西北。1965年,华北制药厂接到第一个援建任务——支援西安制药厂四环素车间建设。就这样,年轻的华北制药厂和已近而立之年的西安制药厂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西安制药厂创建于1938年陕甘宁边区,那时抗日战争激战正酣,职工们只能在自挖的土窑洞里生产医用物资,直到战争结束。

新中国成立了,西安制药厂定址西安,可硬件不足、专业人员缺乏,却让他们举步维艰。

华北制药厂的援建,让他们看到了新的希望,也改变了100多个华药人的命运。

我们来认识这样一对夫妇。爷爷叫聂俊杰,奶奶叫郭莲珍。他们都是地道的河北人,作为家中长子,在聂爷爷看来,会一直在石家庄生活下去。可变化却突如其来——他接到了援建西安制药厂的任务。几乎想都没想,聂爷爷就带着郭奶奶和年仅2岁的女儿,踏上了西行的火车。困难总比想象来的突然,两岁的女儿出现了严重的水土不服,哭着闹着说:“我要回家、要回家... ...”只身在外、举目无亲,夫妻俩咬着牙轮番照顾着女儿。

既然到了这里,我代表的就是华药人。郭奶奶把在华药链霉素提炼岗位的工作习惯,带到新岗位,并帮助车间制定了规范的操作管理法。 

image003.jpg

这位爷爷叫白灵江,1965年初,他带着从华北制药厂拆下的苏联进口的900立方米空压机到了西安药厂四环素车间,经过精心调试,1966年一季度正式投入试生产,每天100多公斤的产量,让西安药厂在全国有了一席之地。

红霉素生产当年是困扰西安药厂的大难题,生产常常放一罐废一罐,华药技术人员发现配料体积太大影响了发酵,问题终于解决了,红霉素获得国家质量银奖。

不仅仅是西安制药,四川长征、山东济宁、陕西宝鸡……援建人员超过1389人。人员、设备、技术、管理理念,质量至上,精益求精的追求,1000多位华药人,带动了援建企业发展,推动了中国医药工业提档升级,也让华药精神在全国各地熠熠生辉。

 此次采访的11位老人,不停地讲着他们在华药和西安的故事。这些故事是华药历史的厚重,也是华药未来的灯火。 

image005.png

其中一位行动非常不便的奶奶,见到我们第一句话是:亲人们呐,你们来了,我们100多个人,大部分都去世了,只剩下不到40个人了。说着眼泪止不住地掉了下来。

采访的时候,我问老人们:“接到通知来援建,没有犹豫过?”“没有!”大家给出了相同的答案,“国家和组织需要我到哪里,我就到哪里。”我一直觉得,这句话只会出现在电视里,没想到,他们用自己一生的经历告诉我,这不是一句口号,他在举家搬迁的毫不犹豫里,在把技术一点点传承的耐心里,在把他乡当故乡的生活里……

来西安制药厂前就听说,当年,西安药厂为华药人专门盖了一栋楼房,叫“华北楼”,那是厂里唯一的一栋楼房。我和同事想去看看,很遗憾,华北楼已经在几年前拆除了,只有外形极其相似的“将军楼”还在,之所以被称作将军楼,是因为,华药很多的管理和技术骨干,都曾住在这里。

随着城市拆迁改建,这座将军楼也将被拆除,但它却依然见证着华北制药厂和西安制药厂深厚的友谊。

让我们记住这座“将军楼”,它是对一群人的尊重,是对一个企业的敬意,无论它是否还存在,历史在我们心里。

西安,这座我几乎从未踏及的城市,在离开的刹那,我竟恋恋不舍。两座城市,因为有了华药人,而有了温度;两个企业,因为有了华药人,而有了历史的厚度和情感的归处。车轮滚滚向前,从历史中走来,向未来奔去,我们都是追梦的华药人。

上一篇: 张雪霞:实验室里的“进阶”人生

下一篇:没有资料

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,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

Copyright © 1997-2020 by www.people.com.cn. all rights reserved